无人车我怕再遇见A一样的人

这是一封来自国内某自动驾驶公司的工程师的信,其中以TA的亲身经历,讲诉了诸多在该自动驾驶公司遭遇的怪现状:

以国家名义讲故事、以技术认知偏差忽悠地方和企业,威逼利诱给工程师画饼……总之,把自动驾驶当成了一个圈钱牟利的好工具。

来信工程师认为,这种骗局迟早有坍塌的一天,只是那一天,对于整个自动驾驶行业、踏实做事的公司,以及众多后知后觉的工程师,都将是一场难计后果的灾难。

所以现在,趁着还不算晚,TA想把经历的一切曝光出来,特别是点醒那些依然身处迷雾的工程师。

我是一名无人驾驶算法工程师,上月刚从这家自动驾驶公司离开,可以说是“逃离”。

在这家公司的工作时间里,我目睹了太多人性的恶,也看到了自动驾驶变成圈钱牟利的工具,而且还有很多工程师没有看透这套把戏,无意间正在助纣为虐。

我先在美国留学,毕业后在美国找到工程师工作,虽然稳定,但一直希望有合适的机会就回国发展。

他之前在某巨头公司,借着这家公司有了自动驾驶方面的名气,为人看起来颇为亲和,即便外界口碑不一,但他告诉我:自动驾驶,将是工程师报效国家的最好机遇,而他就是那个为国造车的人。

他说自动驾驶正在变成了国家发展和竞争的集中表现,但现在美国欺人太甚,他一把可以退休的年纪,也早已财务自由,但看不惯美国如此欺负中国,不想图钱,就是希望能在这个历史机遇里为国家做点贡献。

其实我当时不是不知道A的履历。他之前就有在国外留学,然后先在国外工作,顺利拿到了美国绿卡,至今仍是美国身份。

但A圆得很好。他说自己入美国籍是历史原因,并且在早几年早就有了中国绿卡,是最早一批有此殊荣的技术专家,《人民日报》还有专门文章完整名单——虽然后来谁也没找到。

而且他确实在某公司的高管履历人尽皆知,按照那家企业的薪资水平,确实能够财务自由。

于是他告诉我:“他这个年纪的人如果还为赚钱做事,这是loser,这是耻辱。”

他还不断暗示,自己父辈关系不简单,投身无人车也是国家意志,他有通天关系,得到授意,希望他能用市场化的方式,为中国缔造自动驾驶。

工程师单纯,又在国外待久了,所以更加确信,这真的是一个有抱负的领导,值得追随。

虽然无人驾驶技术和实现不容易,但简单先搞出原型车不算太难,而且对于原型车的要求也不高,只要在封闭路段的固定路线能够跑起来,可以提供“脱离方向盘”的试乘,就能赢得地方领导的赞叹。

但即便如此,要真正让车跑起来还是不容易,而且跟之前科技互联网不一样,无人驾驶没有真正的“全栈”工程师,反正A这个团队里是没有的,想要真正从无到有自己搞出来,就需要更长的时间。

所以A也不断从一些公司挖人,而且有些岗位的人到位之后,效果确实立竿见影,但很快我们也发现,有些代码并不来自从头开发,而且放出的电子图,抖动幅度都与某公司惊人相似。

后来我们知道,挖来的工程师,不仅在薪资待遇方面画了饼,还有百万美元量级的签字费。

更可怕的是,起初车根本刹不住,我们共计有9台车,但其中只有2台能跑,只能在完全没人的路上跑,车点头的现象非常严重,根本控制不住。

于是很多领导和访问者来试乘坐车,虽然都是手离方向盘,但都得依靠安全员偷踩刹车,否者根本停不住,也只能在固定路线上开。

所以凭借A的为国造车+技术演示,我们还是瞒天过海,取得了某省市支持,号称落地地方。

但后来我们发现这笔钱非常可疑,因为公司后来的情况,并不像真拿到了这笔钱,甚至后来为了融资发融资新闻,也没有把这样的亮点放在其中。

后来就发现了,地方也不傻,起初说有钱有资源,但马上拿到真金白银哪有那么简单,地方有的是资源,给资源会更简单。

不过这难不倒A,爱国故事搞定工程师,原型车试乘诓住地方,那二者加一起,是可以做做PPT、找找关系,然后从资本市场取得支持的。

而且懂技术的投资人一看一坐一了解,就大概能知道几斤几两,加之A之前口碑不一,也没有有名有姓的投资机构愿意给钱。

这时候就要介绍B出场了,B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也不懂技术,是A的老乡和同学。

B之前在财务相关领域,起初动不动就说“沈南鹏朱啸虎都是他小弟”,“一个电话就能拿个十亿二十亿”,但后来公司披露了一次融资,什么有名有姓的VC都没有。

更后来我们也听到,种子轮的钱来自A和B的老乡土豪,但也不能算融资,因为约定的是借债,发展得好可以转股份,发展不好就要本息还钱。

这还要感谢落地了地方,让这些土豪觉得再差也有地方兜底,但他们可能也不知道,地方也越来越对公司冷淡了。

我们工程师也开始发现不对劲,因为多次谈到的加薪,一次没有兑现,工资也开始不能定期发,如果问一下还会遭遇黑脸,以开除威胁。

之前A在上一家公司闹翻,核心原因是拿着前沿科技的名义搞P2P,类似现在,圈工程师、圈地方,然后融资圈钱,但路子非常野,都是给出高回报率的债转股式融资,还找了很多民间私募平台。

上家公司的其他人后来发现不对劲,觉得这不是“金融创新”,而是P2P,这会害了公司,于是矛盾重重之下,就这样闹翻了。

但奇怪的是还是有人信,所以公司还是搞了上亿元,可以在起初挖工程师、买车,然后落地地方,并忽悠更多人来坐车,一起把饼画大。

一类是其他地方的人,跟之前一样,他们也不知情,但希望能到那里去落地,不过给钱就比较谨慎,所以也没有太多进展。

而对于工程师来说,也难辨真假,A今天说这是某某的地方大员,某某又是哪里哪里的政要,显得非常高大上。

但国有车企不同,本身他们就更容易接受“为国造车”的理念,另外他们对于技术更迫切,有危机感,内部也没有人能做无人驾驶相关的技术,所以就走得很近。

后来A就总跟我们说X汽已经在走决策,今天签字、明天签字……总之马上就会有数亿的资金到账。

不过也得佩服A,一开始就原型车买的是最容易改装的林肯MKZ,但不久就买来国有车企的车,对员工、对外界,似乎都是一个信号。

不过后来那家车企明确宣布投资了另一家自动驾驶公司,所以我们员工开始觉得这件事更多是“单相思”。

这个过程中, 因为涨薪承诺不兑现、工资发放不定时,所以工程师开始军心浮动。

A这时候就开始讲“孙正义”,说孙正义的千亿美元愿景基金,要在中国找一家自动驾驶公司,而且哪天哪天就要来亲自试乘。

于是我们就重抱希望,天天等着,毕竟之前来的XX领导、XX车企高管不认识,孙正义总归还是知道长什么样的。

但说了很久后,孙正义也没有来。后来我们问A,A说愿景基金的人已经在XX时候来过了,没有惊动太多人,对公司评价很好,马上就会有巨额投资到账。

那时候正好软银愿景基金投了Cruise,又近10亿美元投资Nuro,让我们也士气大振。

现在A屡屡跟我们吹嘘公司种子轮就X亿美元估值,下一轮就20亿美元,一定能一举成为估值最高的无人车公司。

入职之前,有过很多的承诺,比如涨薪时间等等,但后来一再空口无信,永远都是融资马上到,下月就签字,到账就给大家一次涨工资。

我们就去找A,他就装不知道,实在赖不过去,就说他不管具体业务,他不知情,也不能越级管理,要尊重人事同事的工作和决定。

管理上也很诡异,有一次晚上,通知大家必须马上到,有个同事说家里小孩生病能不能安顿好再来,就是不行,必须马上到。

到了之后发现也没事,但就是要召之即来,最近都在讨论996,但我们远不止996.

A也深谙我们这些工程师的心理,恩威并用。他知道好多工程师生活简单、情商不高,找女朋友比较难,就借着吃饭的时候洗脑,说跟着他好好干,会给安排女朋友。

说实话,公司里也有女生,有些年轻,有些有家有室,他那些话以后传出去,这些女员工怎么在外面做人?

越往后我们就越疑心,决定欠的工资、承诺都不要了,但每次要走,A就先开导,说年轻人要有长远眼光,我们这是为国造车,完成国家使命,他昨天还在跟一号首长的人见面云云。

当初签的入职合同和文件,其实我们也本着相信他没细看,但离职才发现,很多东西兑现不了,坑很多,涉及的期权股份,也完全A说了算。

A一个手持美国护照的人,凭什么要为中国缔造无人驾驶?为国造车,到底又是为哪个国?

而且后来孙正义的饼也很可疑,既然从一开始就为国造车,为啥要拿一个日本人的美元。

只是想明白这些都太晚,我们起初有五六十号工程师,都被层层圈住,辛辛苦苦写代码,最后一场空。

但即便如此,我还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师弟觉得可能有戏,执迷不悟,这也是我想曝光这个事情的原因。

A还看到机会,大举去挖,并且希望他们带着代码加入,所以公司看起来跑得更快了,但真实能力几何,懂行的人都非常清楚。

挖这些人也很有一套,最高的听说有100万美元签字费,但会以借款协议的形式给,告诉工程师这样可以避税之类的。

无人车这个行业,大家都知道未来不可限量,但A这样的玩法,4个碗3个盖,早晚撑不下去,最后谁接盘谁兜底谁倒霉。

但A真正玩不下去那一天,对这些工程师、对整个行业,都将是不小的打击,那些勤勤恳恳的工程师、踏实做事的企业,都会被殃及池鱼。

我怕再遇见A一样的人,我怕成为层层忽悠的骗局里的一份子,我不希望无人驾驶就这样被玩坏。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36氪系信息发布平台,36氪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人物流网 » 无人车我怕再遇见A一样的人
分享到: 更多 (0)

广告招租 网站出售 QQ:583558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