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云南无人机从业者 飞手兼职教员成行业新趋势

无人机教员范苑豪 无人机飞手李玮“考执照需要一万多”“无人机主要应用于哪些领域?”“职业飞手月入过万不成问题”……随着无人机驾驶员正式被人社部确定为新职业,这个曾经小众的职业终于走进了大众的视野。据人社部发布的《新职业——无人机驾驶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无人机驾驶员的就业领域以影视航拍、农林植保、电力巡检、航空测绘为主,这四大领域的从业人数超过总数的55%,这些领域也是无人机驾驶员从业的热门行业。在警用、消防、应急救援等领域中从事驾驶员工作的人员也占了相对较大的比例。在收入方面,约68%的无人机驾驶员收入持平或高于当地平均收入水平。收入水平达到或高于当地平均收入水平2倍以上的占13%,极少数无人机驾驶员的收入可达到当地平均水平的3倍以上,大部分无人机驾驶员的收入为当地平均水平的1~2倍之间。无人机的应用领域不断拓宽,无人机从业人员也逐年增多。那无人机从业者——飞手、教员们,他们的工作日常是怎样的呢?无人机飞手良好体力是飞手必备作为一个专业的无人机飞手,除了需要专业能力过硬外,良好的体力也是飞手必备。记者通过采访在不同领域工作的无人机飞手发现,许多无人机飞手的日常工作中,经常要拎着重达20公斤的装备箱子奔赴作业地点。而从事影视航拍、农林植保、电力巡检、航空测绘或警用、消防、应急救援等领域工作的无人机飞手,他们的作业地点一般都在深山,且大部分时候都需要徒步到达作业地点,没有良好的体力是无法支撑飞手进行工作的。今年24岁的刘宏杰是云南近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无人机飞手,他大学专业是无人机应用技术,且早早就通过了超视距驾驶员考试。“毕业之前公司到学校招人,因为喜欢这份职业,所以我选择成为一名无人机飞手。”他说,成为无人机飞手不仅要有过硬的基础知识,在实操方面的经验积攒也非常重要,需要不断练习。刘宏杰介绍,考取AOPA(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驾驶执照才能持证上岗。在他考证期间,压力最大的是一次考前培训,从开始训练到考试仅有两个星期。“当时训练十分艰苦,每天培训时间接近20个小时。因为是夏天,我们很早就去户外练习真机,早晨温度比较低,也不那么晒。等中午太阳暴晒的时候,就在模拟器、地面站练习,下午再继续练习户外飞行。”而在进入公司后,执行安防任务时持续工作、没有周末,翻山越岭到达任务执行点成了家常便饭,这份工作对于刚刚踏入社会的刘宏杰来说,干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拍出好作品要花功夫李玮也是一名职业飞手,主要从事影视航拍领域的工作。他向记者展示了他的航旅纵横线路图,线路图上,他的飞行路程已达到102299公里,在4个国家(地区)、28个城市飞过无人机。李玮告诉记者,拍出一个好的作品要花很多功夫,“如果要拍日出,往往需要提前做好规划,凌晨到达拍摄现场,在现场还要看天气情况是否理想,拍摄完成后还要仔细打磨构图、色调等要素。而如果是延时摄影,后期要处理几百几千张图片。”好的作品要靠运气才能拍摄出来,这是在采访中李玮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我经常拍的摄影内容是自然纪录片,自然纪录片的取景地因不同的天气、不同时段的光线效果,会导致拍摄效果不同,有时候天时地利的光景效果一年也只有几次,错过了就要等很久。”李玮说。对于用无人机拍摄的感受李玮告诉记者:“拍纪录片最辛苦的时候就是没有拍到东西,只要拍到想要的画面就感觉不到辛苦了。”李玮表示,影视航拍工作时间不固定,通宵剪片子是常有的事。一个拍摄项目,他需要一个人完成用无人机拍摄到剪片子的所有流程,“为了拍纪录片,国内除了港澳台、福建、宁夏没去过外,别的地方我都去过。国外也去过老挝、缅甸、埃塞俄比亚等很多的地方。”无人机教员所教学员来自各个年龄层据《分析报告》中的数据显示,无人机驾驶员年龄结构分布中,20岁以下的从业者仅占1%,40岁以上的从业者占比约14%,大部分从业人员的年龄为20~40岁,其中25~35岁从业者在全部从业人员中占比超过一半。从年龄结构上看,无人机驾驶员职业已经成为诸多职场新人选择的就业岗位。杭州中汇通航航空科技有限公司的垂起固定翼、多旋翼教员范苑豪向记者介绍,他做兼职教员已经有两年的时间,本职还是无人机飞手,“在兼职做教员的时间里,我接触的学员来自各个年龄层,他们的理解和反应能力是不同的。年纪稍大的学员需要我用更多的耐心去指导他们,进行针对性的训练,也会耗费更多时间和精力。因为我年纪比较小,会有一些年纪稍长的学员对我产生质疑。记得第一次培训学员的时候我很紧张,对自己的教学能力产生了怀疑。在进行实操培训课的时候,因为紧张没有控制好无人机,砸落下来。”之后的每次授课,范苑豪在上课之前都会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心态,练习边讲课,边操纵无人机。“大家都知道对于飞手来说,无人机是很宝贵的工具。”范苑豪说起了一次培训时发生的比较惊险的事,“那天是阴天,正常情况下阴天和有风的天气无人机是可以飞行的,但根据当时对天气的观察和个人经验,我决定申请延迟飞行,仅用3架无人机试飞。在试飞5分钟后,突然下起大雨,当时立即执行了返航降落。事后想想还有一些后怕,若是所有无人机都起飞,恶劣天气下撞到一起,损失可想而知。而仅3架无人机起飞,撞到一起的几率会大大减小,即使有损坏,相比大量无人机碰撞坠落,损失是很小的。”范苑豪对于自己的职业规划很清晰。他说,现在很多无人机飞手都兼职做起了教员,因为行业的迅速发展,无人机飞手更新换代很快,要想提高自己的工资收入,就要不断地考证或提高职业深度,兼职做教员是现在无人机从业者选择职业发展的新趋势。无人机公司专业人才供需缺口增大杭州中汇通航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分管培训事业部副总经理李蔓介绍,现在对无人机飞手的培训分为基础培训和高级培训,是一个系统的学习过程,由于无人机驾驶技术要求较高,需要对无人机飞手进行理论和实操训练,对起降场地条件、学员素质都有一定要求,教学体系严谨,无人机行业应用领域的专业人才供需缺口明显增大。随着无人机科技的发展,无人机的应用也越来越广泛,在民用领域,如影视航拍、农业植保、环境保护、铁路巡检、电力巡线等40多个行业,无人机飞手都有就业前景。作为新兴职业,也有很好的政策扶持。今年,该机构在云南培训了约120人,主要面向安防行业。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人物流网 » 走近云南无人机从业者 飞手兼职教员成行业新趋势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