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播代替人工植树?种草代替种树?

今天是3月12日,是全国第43个“植树节”。 无人机企业相关工作人员接受新华网采访:“今天,农业无人机已经在更多使用场景进行探索和开发,如在四川若尔盖草原进行万亩草场恢复行动,在澳洲山火之后深入脆弱的地带播撒草种,助力山林复绿。”资料图:农业无人机2019年在甘肃山区飞播造林用无人机飞播造林,成本低,疫情期间,还能避免感染新冠肺炎的危险。 无人机企业工作人员认为:“疫情正在加速‘无人化’社会的到来,无人机飞播的最大优势不仅在于用人少,减少人员流动,避免人员接触;而且可以高效率的完成种树工作,避免人工经验主义带来的效率和质量问题。”那么,无人机飞播造林,这么多好处,能完全取代人工造林吗?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环所副所长常纪文研究员指出:“飞播种树不能完全替代人工种树。飞播造树适宜于面积广大的山区。对于特定地区的规划植树项目,特别是景观树、经济林,就得按照科学、合理地要求人工植树。”2021年3月5日,河北省石家庄市栾城团区委组织该区党员、团员到该区西营乡后牛村开展植树造林飞播不能完全代替人工植树,尤其是在平原地区。而占全国面积2/3的山区,无人机飞播则可以大显身手。无人机企业工作人员说:“中国种树地点多在山区,往往山高坡陡,土壤瘠薄,人工造林困难多,风险系数大。无人机高空飞行可以克服地势和地貌险峻的不利条件,可以推进到深山、大山腹地进行播种造林,一台P80农业无人机可实现载重40公斤,完成每小时 300 亩的种子喷撒效率或2.4吨的播撒效率,让飞播种树的自动化作业变成现实。”除了种树,不少牧区还进行人工种草,一些城市铺了草坪。那么,种草和种树,能互相代替,起到类似保护环境的效果吗?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中国林科院首席专家杨忠岐回答:“宜林则林、宜草则草、宜灌(木)则灌。应当根据当地的实际条件来种植。有些海拔比较高的高原地区,像内蒙古草原,适合发展畜牧业,可以种草。但是,在城市里,不能大面积的种草坪,个别的地方、景点可以适当的种少量的草坪。但种草不能代替种树。树是木本植物,抗寒性、抗旱性、抗逆性,比草强得多。”资料图:河北省石家庄市栾城区坚持政府主导、市场化运作,聚集全社会力量推进造林绿化工作城市不适合大面积种草坪。草坪除了维护成本更高,还损耗宝贵的淡水资源。缺水的我国北部和西部地区,更不适合在城市大面积种植草坪。资料图:河北省石家庄市栾城区区域的京港澳高速绿色廊道杨忠岐解释:“草坪若不及时浇水,就会枯黄。城市的草坪,不少是引进国外的草坪草,非常娇嫩:一是要及时浇水,城市里用水都是很紧张的,不能大量地把水浇草地上;另外,草坪病虫害也比较严重,还要及时打药,这也会造成环境污染。”常纪文也说:“种树与种草不能相互替代。每种植物有自己的生长环境,都有自己的生长条件。在大自然中都有自己的角色。一律植树或者种草,可能违反自然规律,不可取。如在一些高原的草原上种树,可能难以成活,或生长不良。如果种草,就很适合。”资料图: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当地人使用农业无人机在若尔盖草原播撒草种就一些地方人工植树成活率不高的问题,常纪文强调:“单一树种森林因为生态稳定性差,一旦发生干旱或者病虫害,会产生灾难性后果。造林时树种多样化,可以增强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环境的稳定性。我们不仅要重视植树造林,还要特别重视养护,提高植树成活率。所谓“三分种七分养”,就是这个道理。只有落实责任,认真养护,树木才能成活并且健康生长,发挥林木的生态效益。”植树是一个技术活儿,需要多查看资料,多咨询专家。我们不要盲目引进外地树种、草种;要尽量种植本地乡土树种和草种,并仿照自然森林,发展近自然林业,提高造林成活率,提高林木的抗病虫害能力,才能充分发挥树木的生态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人物流网 » 飞播代替人工植树?种草代替种树?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