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保卫战的“真困境”与“假烟雾”

文章目录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来源:摩根频道(ID:morgantmt)2020年12月26日,苏宁将迎来自己而立之年的生日,迈向人生的第四个十年。这个三十岁生日对于苏宁来说,可谓是几经坎坷、风波不断。11月被媒体爆出苏宁因资金链问题,正在考虑估价60亿出售自身电子商务业务;12月初有市场消息指出,苏宁在渤海银行的贷款已经违约,民生和建设银行已抽贷,资金链或许已经断裂。而近期又被证实张近东父子将苏宁易购全部股权出质淘宝,出质股权数额为10亿元,与苏宁控股集团的注册资本等同。在大家为苏宁资金链担心的同时,苏宁却放弃了本可以收回对恒大200亿战略投资,且发布公告声明提前兑付苏宁债券和已提前将2022到期的债券兑换金划入备付金专用账户。在大家热议张近东父子质押股权时,苏宁发布声明,为了能让吃瓜群众薅羊毛,双十二发布10亿的超级补贴。苏宁种种做法都彰显出一副“我很好,江湖都只是传闻”的架势,但是这副“我很好”面子下的底子真的有所表现的如此乐观吗?

“面子”里的真困境

据财报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苏宁易购短期借款高达28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应付债券分别为46.16亿元、62.48亿元、79.95亿元,流动负债总额达1099.67亿元,苏宁易购流动资产为1072亿元,已经到了资不抵债的地步。苏宁电器短期借款为201.87亿元,但其货币资金仅有约124.66亿元。苏宁电器总资产虽然高达4068.42亿元,但总负债已超过3000亿,资产负债率高达73.81%。可见,苏宁目前资金情况十分不容乐观。作为中国电器零售业龙头老大的苏宁,其实近年来状况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乐观。从2012年开始,苏宁的利润已经逐年下滑。从2014年到2019年,这6年间,苏宁每年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均为负值,分别为-12.52亿元、-14.65亿元、-11.08亿元、-0.88亿元、-3.59亿元、-57.1亿元。回溯到2011年,苏宁电器以64.4亿元利润迎来了历史业绩最好的1年。苏宁CEO张近东以368亿身家位居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7位,当时马云、马化腾都还未进入前十。可谓之苏宁最登峰造极的一年。但是为什么彼时作为中国电器零售业龙头老大、风光无限的苏宁,从2012年开始就宛如深陷泥沼、不能自拔了呢?1. 沉迷于“卖”出来的假象这次苏宁控股集团张近东父子将公司全部股权出质给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不经意间让人想到苏宁和阿里的上次“联姻”:2015年8月,张近东宣布阿里巴巴以约283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苏宁云商,而苏宁以140亿元人民币认购不超过2780万股的阿里新发行股份。这正是此次联姻让苏宁真正尝到了“卖”资产带来的甜头。2017年。苏宁首次卖掉所拥有阿里股份其中的550万股,而这一年苏宁易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42.1亿元,同比增长高达497.66%。2018年苏宁再两次售卖所持有阿里的全部股份分别赚了56亿元和52亿元,也正是也一年苏宁的扣非后归属净利润损失为近年来最低,净利润爆发式增长到133.28亿元。而这次苏宁通过质押股份和阿里再次牵手,却给人一种怀念过往的幽怨。就像一位错过“真爱”的旅人,在KTV里面唱着抖音热门歌曲“我很好,怎么拼命忘却还是忘不掉,丢失的那份美好。”两人此时碰面,早已经物是人非、不是彼时那个体量的他们。不过近些年来,苏宁一直靠着这种抛售股票和出售旗下资产的方式来维持报表盈利、支撑苏宁总体净利润。除了售卖所持阿里的股票外,仅2019年,苏宁就打包出售了陕西、湖南、宁波等5个物流项目,且苏宁小店、苏宁金服和LAOX(日本免税连锁店)已不再纳入苏宁合并报表之内,就此助力苏宁易购2019年获得了98.43亿的净利润。但是通过出售资产的方式并不能掩盖苏宁主体业务长期难以盈利的现状。从二级市场的表现就能看出来,2015年苏宁的股价曾涨到过23.19元的高位,但随后因为种种原因,苏宁股价一直下跌,哪怕2018年以来,苏宁易购启动了三次回购,都没有挽回苏宁下跌的股价。而随着这次资金紧缺的风波,苏宁的二级市场影响强烈,股价继续下跌。这种靠变卖资产营造出来的假象并不能改变苏宁当下所处境况的本质,这种粉饰太平的做法将苏宁带进了不可逆转的误区。而面对着当下严峻的处境,连年靠着出售资产盈利的苏宁,这逐渐单薄的基底还有多少可以拿出去出去售卖,来维持报表盈利呢?2. 乐此不疲的买买买除了靠着出售资产来实现报表盈利,苏宁近些年来最喜欢做的就是买买买。但是苏宁靠着“买”来扩展自己的业务,目前来看大多数买来的业务情况都不容乐观。22012年苏宁以6600万美元收购母婴电商红孩子,最终红孩子逐渐淡出主流视野。2013年苏宁出资2.5亿美元,成为PPTV第一大股东,却连年亏损,最后只能剥离出苏宁主体业务。2014年苏宁宣布全资收购注册用户超过2000万的满座团,但经历了团购领域的“百团大战”厮杀后,不到两年便低调关停了。此外苏宁扩张的野心并止于此,2015年苏宁以19.3亿入股手机公司努比亚,成为其第二大股东,然而在中国手机市场发展至如今,努比亚已经逐渐淡出大众的视野。2017年,苏宁以42.5亿的价格收购了天天的快递来弥补自己的短板。但是截至到目前,3年多来天天快递亏损已经超过40亿,加上收购价格,超过80亿的投入,并未给苏宁带来实质性的增长。去年苏宁的两大手笔:收购万达百货有限公司下属37家百货门店和收购家乐福(中国)。虽然和苏宁线上线下一体化生态相关甚密,但是由于今年疫情的影响,对线下所带来的帮助并未达到预期,并且因为这两次收入的投入,使苏宁扣非净利润从2018年的-3.59亿元暴增到-57.1亿元,亏损同上年比扩增将近16倍。而且作为经历过线下电器零售大战的苏宁,每一次的扩张都显得太急功近利。就像苏宁小店,2017年的时候不足100家,而2018达到了4500多家,2019年峰值更是超过了5000家。这种大步伐的激进,使得苏宁亏损加剧。2018年上半年苏宁小店的亏损还只有2.96亿元,而到了2019年上半年,亏损就增长了7倍、达到为22.13亿元。也正是因为不计后果的扩张引起的连年亏损,导致苏宁小店大规模闭店,现在已经不足1500家。

欲底子不够,“烟雾弹”来凑?

当苏宁面对着越来越严峻的资金问题和无风不起浪的社会舆论,却开启了自身的“迷雾”模式:用看似强有力的行动、不拖泥带水的回应与堪称典范的公关,在民众面前放起来了“烟雾弹”来证明“我很好”。12月10日有媒体曝出: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官网显示,苏宁控股集团股东张近东、张康阳及南京润贤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将公司全部股权出质给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股权出质登记日期为2020年12月4日,合计出质股权数额为10亿元,与苏宁控股集团的注册资本金额等同。此消息一出迅速引起热议,加上之前多次传闻苏宁资金链有问题,把苏宁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苏宁方面随后回应称,“苏宁控股集团持有苏宁易购3.98%的股权,股权质押是正常的商业合作,对苏宁易购战略发展和正常经营无实质影响。”但是大家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并没有。双十二前夕,苏宁易购发文表示,感谢这段时间大家对于苏宁的关心,把我们都送上了热搜了。为了让吃瓜群众薅到羊毛,从双十二当日0点起,苏宁推出总额10个亿的“超级双十二补贴”。苏宁用“10亿双十二超级补贴”以此来对标自己“10亿质押股权”风波,可谓是在双十二前为自己赚足了噱头。并且苏宁自带“苏宁有瓜”话题,推出带话题转发微博抽一万人送瓜的“0点上线吃大瓜”活动。这波操作,苏宁用自黑的模式和风趣的口吻在大众面前树立了“身正不怕影子斜”的受害人形象。且用这场风波自带的路人流量为自己做出了最好的宣传,充分地上演了一场扭转乾坤的“危机”公关,打出了漂亮的一仗。此外,苏宁用多方行动来极力向大众证明我“没问题”。12月11日,上交所公告,苏宁电器百亿债券提前兑付。“15苏宁01债券”将于2020年12月16日开始支付债券本金和最后一个年度利息。此外,苏宁电器已经将到期日为2022年12月13日的“17苏宁07债券”兑换金,划入了备付金专用专用账户,金额为10.79亿元。在永城煤电控股集团到期未兑付10亿债券,和恒大、紫光集团、南山集团等上市公司和国企纷纷出事后,这种提前兑付债券和提前将备用金划入专项账户的行为,无疑也佐证了苏宁目前急于向大众展现自身作为一家企业的诚信度与现有资本的偿还能力的迫切感。而对于恒大A股上市无望后,苏宁在苏宁易购的流动资产已经不足以能覆盖流动负债的情况下,决定不收回200亿战略投资。如果只是向大众立出一个“我并不是特别缺钱,不然也不回收回欠款”的形象,也大可不必。在张近东父子将公司全部股权出质给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的当天,根财新网消息,苏宁偿还了10亿元即将到期的11笔银行贷款,涉及中国银行、法国巴黎银行、恒生银行、中国农业银行等。此番手笔,无意间也透露出了此次质押股份,苏宁有的“拆东墙补西墙”的嫌疑。虽然苏宁放出的这些“烟雾弹”的确可以短时间内挽救自己在大众眼中资金短缺的形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假的“迷雾”终将要散去。而在迷雾散去前这段时间内,苏宁如何自救尤为重要。如若不尽早解决自身的债务问题,在如今风浪滔天的互联网时代,未来苏宁的未来也不禁令人担忧。当下的苏宁就像是一位已经要步入而立之年,当立未立的中年人,食不能果腹却、却穿着自己最干净最富态的衣服对外人道:我自富足,宛如一叶轻舟在互联网时代的大江大河上风雨飘摇,其中心酸滋味,也只有其自己能体会吧。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人物流网 » 苏宁保卫战的“真困境”与“假烟雾”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