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眼镜”能否支撑起可穿戴设备的下半场?

文章目录

题图来自“公开图库” 来源:智能相对论(aixdlun)作者:佘凯文

“跑步经济”听说过吗?是的,这一概念在近年成了一个全新的经济词汇,同时也构建了一个全新的经济领域,“跑步经济”是指随着人们物质生活越来越好,对于文化与健康需求的增加,跑步已经逐渐成为了越来越多人喜欢的运动之一。与此同时,跑步正加速商品消费,跑步大军随着更多年轻人的加入,他们讲究“专业范”对装备的需求更高,有人做出统计平均下来“跑鞋每800公里就需要更换一次”,普通跑友(以月跑量80公里计)一生大约需要48双鞋;跑步“深度中毒者”(以月跑量200公里计)则是120双,由于跑鞋价格差距大,大致估算跑友一生的跑鞋花费大概在9600元至120000元。今年“跑步经济”带动了大量中国运动品牌业绩的复苏增长,除此之外,跑步经济也在不断促进文化用品行业、电子产品等领域消费,其中在可穿戴设备如智能手表、手环上的体现最为明显。

除了“健康”可穿戴设备需要更多元素

日前,IDC公布了最新可穿戴设备市场追踪报告,报告显示第三季度中国可穿戴设备出货量为3293万台,较上年同期增长15%。品牌排名方面,华为、小米与苹果分列前三。同期,全球可穿戴设备出货量高达1.25亿台,同比增长35%。品牌排名则有所变化,苹果以33%的份额牢牢占据市场第一,随后才是小米、华为、三星。产品方面,智能手表、智能手环以及智能耳机是当之无愧的核心。多年以来这“大三样”基本就代表着智能可穿戴设备在消费者心理的认知,直到前些年智能眼镜的出现,这一认知开始逐渐被打破。追寻可穿戴设备的发展过程,可以发现无论是手环、手表还是耳机,其发展方向越发一致最终都是走向了“健康监控”。比如智能手表,智能手表兴起之时所打出的口号为“替代智能手机”,功能上覆盖电话、信息、娱乐、游戏、健康等诸多功能,跑到最后发现似乎只有“健康管理”这么一个功能最为适用。2013年三星抢先苹果推出智能手表Galaxy Gear,就具备收发电子邮件和消息、存储和传输数据信息,以及跟踪或管理个人信息、通话、游戏等功能。再看看于今年8月最新发布的三星Galaxy Watch3,8年时间在基础功能上基本没有任何突破,甚至一些游戏功能都被剔除,唯独“运动监控、健康管理”功能越来越多,从一开始的心率检测、睡眠监测到现在血氧检测等等。“健康”是可穿戴设备的唯一出路吗?智能耳机也觉得是,像苹果的AirPods也被传将加入“健康大战”,DigiTimes报道,苹果未来几年会把环境光传感器集成到新款AirPods中,以实现健康监测功能。这一消息就迎来了不少网友吐槽,“谁会一天到晚将耳机带在头上?这类产品一天最多也就4-6小时的使用时间,这么短时间内的监测数据对于健康真的有意义?”、“AirPods检测心率?确定不是堆砌功能,然后能卖贵些?”当然,并不是否定这些功能的必要性,比如前不久就有消息称,研究人员已经成功地利用人工智能分析了来自一款名为Oura智能戒指的数据,并提前三天预测了新冠病毒症状,就是准确率还有待提升。而且也有30%多的用户选择智能穿戴设备就是看重“健康监测”这一功能,但无论如何“越发单一”的属性显然与智能手表的初衷相违背。而“智能眼镜”却很好地承袭了来自智能手表的“意志”,不说替代手机,至少智能眼镜的路子更宽。

“智能眼镜”TO B与TO C齐飞

所谓“智能眼镜”是指能像智能手机一样,拥有独立的操作系统,可由用户通过语音或动作控制实现语音视频交流、信息传输及图像识别等功能的眼镜的总称。虽然,智能眼镜现阶段在各个领域中的应用与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需要进一步的研究与探索。语音识别技术、图像识别技术、增强现实技术都有待优化,但并不妨碍它在B端与C端市场齐飞。没错,要说智能眼镜与智能手表等其他智能穿戴设备的最大区别,在B端市场的率先落地应用应是最大区别之一。智能眼镜具备一大特性就是“所见即所得”,与其他设备不同,他不会占用你的双手,而是将内容直接呈现在眼前,使得在许多特种工作上智能眼镜拥有了极大的优势。比如电力运维就是目前智能眼镜运营较多的一个领域,在运行检修中,智能眼镜的应用对减少人力支出,保护一线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同时提高工作效率,对保证电网的安全可靠运行有促进作用。像于巡检工作量大,而且检修人员的业务水平良莠不齐,在作业过程中容易出现误操作的情况。为了防止误操作,可以让检修人员佩戴智能眼镜,通过智能眼镜识别当前设备,确保对需要操作的设备开展工作,从而避免误操作。又例如在安防领域,部分地区已经开始给警务人员配备AR智能眼镜,早在2018年青岛上合峰会安保期间,青岛全市公安机关通过警务AR智能眼镜识别发现各类重点人员56名,抓获进鲁在逃人员8名、涉毒人员5名。除此之外,在医疗、建筑工程、物流、智慧零售等领域智能眼镜的运用越发普遍,现阶段,包括谷歌、爱普生、微软、联想等品牌都已经将产品技术运用到相关这一领域,像联想去年一经发布ThinkReality A6智能眼镜,就获得了市场的广泛关注,最新消息指出ThinkReality A6 AR眼镜将新增Clay AIR手势跟踪和识别功能,这将使产品在交互时更加自然,如联想所说AR智能眼镜已成为联想TOB业务的重要助力。至于TO C,智能眼镜正在集手表、手环、耳机功能于一体。例如今年10 月华为发布的Eyewear II,在近期一场时尚盛典中各路明星人手一幅Eyewear II,使之又成为了焦点。早在2018年就传出了华为正开发AI智能眼镜的消息,彼时正是智能眼镜市场竞争的胶着期,谷歌Glass也好,微软HoloLens还有Facebook等等都在抢入,只是当时智能眼镜尚未真正受到消费者的追捧。华为入场不算晚,2019年就有了一代产品问世,只是当一代产品出来时,被大量群众认为是“智商税”。除了蓝牙通话似乎再无其他“智能”,而2500元左右的售价让人直呼“伤不起”。好在今年Eyewear II算是有了些许提升,比如智慧助手的升级,以及“面对面翻译功能”和"语音备忘录"的加入,具体功能正如字面意思,要说“好”,对于我们这类文字工作者还是比较有用的,要说多“智能”倒也不至于。不过,这事不能只看一时,手机从“砖头”发展到智能手机也需要一个过程,至少现在智能手表、耳机能做到的,智能眼镜也都不在话下,比如在信息提示方面智能眼镜比手表或许来得更方便,毕竟只需用听的,像据华为介绍Eyewear II用户只需戴上眼镜就会听到来自智能语音的问候,且如果今天你有会议行程、航班信息等计划,还会同步手机中的行程,并向你发出提示。只是单就华为Eyewear II来说,依旧是2500元左右的售价,也不知是太过于“高看市场”还是“高看自己”,最终有多少人买单还真不一定。对于市场来说,可穿戴设备TOB讲究效用、TOC讲究效果,这两方面智能眼镜都还算有着不错的表现,用一句话形容便是“未来可期”。

去“手机化”将成为可穿戴设备的未来?

说到“未来”,可穿戴设备的未来究竟将是怎样?纵观当下的各类产品,一个最大的问题在于都无法“独立”使用,所谓“独立”是指不再依托智能手机而存在,像智能手表的健康监测也好,智能眼镜翻译、记录也罢,最终成像都是在手机端,使他们终究无法被当成一件“完整”的硬件。上面也有提到过,智能手表曾打出过替代“智能手机“的口号,最终未能成功就是因为它只能起到辅助作用,而所谓手表的“智能”还是更多体现在附加的应用上。其实蛮憋屈的,毕竟如果要说最早的智能手表,可以追溯到70多年前的1941年,进化史几乎跟电脑一样漫长,最终却与电脑大相径庭。什么原因呢?在“智能相对论”看来,就是因为它少了块屏或者说屏太小。可以看到,现在无论什么产品电视也好、智慧屏也好,包括手机、电脑,他们发展历程都能看成是“屏幕由小到大”的一个发展过程,然而唯独智能手表做不到,因为手表屏再大也无济于事。此前有品牌尝试过加大智能手表屏,如随着柔性屏的成熟,中兴于去年推出了一款名为“努比亚α”的“腕机”,虽然它定义“可以带的手机”,不过相信大多数人还是会认为他是手表。通过柔性屏技术,他的屏确实长了,然而?依旧被市场当成“恐惧型创新”。今年努比亚“再接再厉”,推出了努比亚Watch柔性屏手表,终于认清这是手表了吗?屏幕大小没变依旧是4英寸,但还是架不住网友的吐槽,知乎有网友认为”并不是你有4寸的屏幕就真的能有4寸的观感,为大尺寸而大尺寸,只能是鸡肋”,市场“最诚实”于今年7发布8月开售,而9月就开始出现降价,更说明了销量不符合预期。相比之下,智能眼镜的优势就显得尤为明显,因为它具备“足够大”屏来“装填”讯息。“所见都是屏幕”让智能眼镜有了“去手机化”的先天条件,异想天开吗?不,今年阿里发布的云电脑“无影”告诉我们“去硬件化”,并不是异想天开,通过在一张名片夹大小的C-Key上连接一块屏幕,随处都是你的私人电脑。在云、5G等新技术的助力下,硬件需求已经可以被移至后台,“无影”能做到“智能眼镜”肯定也不在话下,只是智能眼镜完成“云端化”也许会更难,在需要顾及重量、体积的前提下,比如如何让芯片、摄像头等其他必须配置纳入其中。当然,智能眼镜的发展从来不是一帆风顺,谷歌的“连败连战”、苹果也曾一度“放弃”,但现在包括苹果传出“Apple Glass”、OPPO也宣布明年将推出AR智能眼镜,都显示出品牌对于智能眼镜市场的最终态度。“智能眼镜”能否支撑起智能穿戴设备的下半场?答案无法肯定,不过智能穿戴设备的下半场“智能眼镜”一定不会缺席。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人物流网 » “智能眼镜”能否支撑起可穿戴设备的下半场?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