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洞亏损,法人被限高,风雨飘摇优信二手车如何求生?

文章目录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来源:极点商业(ID:jdsy2020)作者:朱珠编辑:chidy

任何一家二手车电商,都在2020年疫情这根“稻草”重压下过得相当艰难,加上资本捂住钱袋,没有一家可以看到盈利希望——今年10月,被传卖给58同城的人人车的前途已不再明朗。优信二手车,又还能坚持多久呢?
12月17日,“国内二手车电商第一股”优信二手车(以下简称优信),发布了全面转型为在线购车模式后的首个财报。不过,这仍是一份让投资者极度失望的财报。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2021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报告,其总营收为人民币7640万元(合1120万美元)。去年同期收入为人民币3.966亿元,同比下降80%。毛利率为负22.4%,而去年同期的毛利率为56.9%。总运营费用为3.185亿元人民币(合4690万美元)。来自持续经营的净亏损为2.589亿元人民币(合3810万美元)。受此影响,优信美股开盘大跌超16%。股价为1.17美元,总市值4亿美元,再次面临退市风险。成立多年,优信一直深陷无底洞亏损。2016年到2019年,其亏损额分别是13.9亿、27.4亿、15.3亿、19.9亿。今年Q1财报,在疫情影响下又净亏20.344亿元,从最新财报来看,虽然同比亏损有所收窄,但仍然难以看到扭转颓势的希望。“祸不单行”。就在优信发布最新Q2财报前一天,企查查显示,优信二手车CFO及公司法定代表人曾真,再次被限制高消费。今年5月,曾真也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此外,整整2020年,它都处于降薪裁员、“套路贷”、高管流失等各种内外交困的负面消息之中。风雨飘摇的不仅是优信二手车。作为曾经资本市场的宠儿,瓜子、人人车、大搜车等二手车电商,都在2020年面临种种生死危机,未来何去何从成了业内关注焦点。今年10月,人人车就被爆出被58同城收购的消息。“留给二手车电商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位投资人士评论说。

唯一核心业务持续下滑,风险过高

2018年6月,在纳斯达克CEO鲍勃·格雷菲尔德的祝福中,优信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戴琨敲响钟声,优信成为国内首个登陆资本市场的二手车电商平台,一时风光无限。短暂风光后,优信股价一路下跌,长期在1美元左右徘徊,一度触及纳斯达克退市风险。截至发稿,其股价为1.17美元,总市值4亿美元,与IPO时每股发行价9美元、市值27.61美元相比,市值已蒸发23.61亿美元。资本市场对优信如此不看好,与始终无法解决的盈利难题有直接关系——IPO至今9个季度,优信其中连续8个季度处于亏损状态,总亏损超过37亿元。原本,优信有两个部分的主要业务:面向消费者的优信二手车业务,即2C业务;还有面向企业销售二手车的优信拍卖等,即2B业务。为扭转巨亏颓势,优信不得不从2019年开始断臂求生,通过一系列动作放弃了2B业务。去年7月,优信将二手车金融业务线Golden Pacer,卖给了58集团控股的汽车金融相关企业,获得1亿美元现金;今年1月,优信以3.3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剥离旗下事故车拍卖业务“丰顺路宝”,出售给博车网,并承诺未来五年内将不再从事事故车拍卖业;3月,又将B2B二手车拍卖业务卖给58同城获得1.05亿美元现金。一系列“大甩卖”后,优信目前最主要甚至是唯一的核心业务,只剩下面向C端的2C业务。2C业务也就是指“全国购”业务,该业务于2018年10月中旬正式启动。2018年到2019年之间,2C业务增长迅猛,由2018年的3.69亿元大幅增加到2019年的13.47亿元,在C端交易量、GMV和C端业务采用率等多方面,对优信贡献颇大。从最新Q2财报来看,2C业务虽然在优信财报中已占据了绝对核心地位,但其收入却在持续下滑,对优信的持续亏损没有太多改善——总收入7640万元中,2C收入为6130万元,2C业务收入占比超过80%,但营收同比却下滑了80%。赖以生存的2C业务收入下降,与疫情后,二手车市场信心恢复缓慢有关。但同时,也与瓜子、大搜车等头部其他行业玩家也开始转战全国购,竞争加剧有关。大搜车在今年7月正式推出全国购业务,瓜子则早在去年3月就推出。更重要的,是和2C业务的商业模式,风险太高有直接关系。本季佣金收入为1320万元,上年同期为1.76亿元;增值服务收入为1200万元,上年同期为1.58亿元,同比均大幅下滑。2C业务收入主要构成为佣金收入与增值服务收入。“对二手车电商来说,增值服务收入中,最重要的又是金融中介服务费,也就是消费者贷款融资时缴纳的手续费、利息费,占比一直超过65%。”一位二手车从业人士表示,虽然优信剥离了金融业务,但目前仍可提供金融服务,方式是通过给Golden Pacer介绍贷款用户来收取佣金。相关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优信过去71%的金融成交量,都来自线下金融中介服务。这也是为何在外界看来,优信本质上是一家金融公司的重要原因。不过,虽然金融业务利润丰厚,但行业水太深,加上监管的加强,其前景实在难以预料。从优信自身来看,也频频陷入“套路贷风波”。截至目前,聚投诉涉及优信的投诉量超过3000,黑猫投诉涉及优信的投诉量近2000。投诉内容大多数为优信诱导签订合同、贷款买车变成融资租赁、贷款结清车辆不给过户、贷款收取高额金融服务费、服务费变成消费贷款以收取“砍头息”等有关。今年11月,抖音自媒体“虎小叔说车”(杭州西湖之声电台主持人)节目,就连续七天报道优信向客户收取29930元技术咨询服务费事件,百万用户点赞。根据报道,去年11月3日,査先生在优信购买了一辆野马2016款2.3T性能版的二手车,贷款金额20万元,其中29930元被优信直接扣走,显示为“技术咨询服务费”,对于该项收费查先生不认可,且与优信二手车多次协商无果。最终,优信将这笔高昂的服务费退还给用户。这也正是2019年4月,美奇金投资(JCapital Research)在做空优信报告中所指出的,“蓄意抬高汽车账面价值以获得更高贷款金额,有时高达两倍。这意味着贷款抵押物价值远低于偿付违约所需的金额。”智通财经也曾在文章中表示,优信的2C贷款服务为将近一半的2C交易车辆提供了融资。如果做空报告中所称的汽车价值虚高情况真实存在,那么作为优信主力增长点的汽车金融业务中则会存在大量泡沫。

现金流告急,二手车电商寒冬早至

也许是意识到了金融服务的巨大风险,以及随着国家对金融管控的加强,二手车交易金融属性开始减弱,其盈利能力自然下滑困境。今年9月,优信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戴琨讲述了一个新故事,表示将在合肥自建二手车库存,建立起“全国直购+自建物流”的体系。彼时有优信内部人士称,其目的主要有两点考虑,一是对质量进行把控,以树立口碑;其次则是为了确保更多的车源。不过,二手车库存,是一项诸多二手车电商都避免的重资产模式。因为它涉及到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采购车源、建立团队、租售场地,都需要巨额启动资金。优信创始人戴琨在Q2,优信汽车销售收入为3610万元,而上年同期为0,这大概都来源于自建的二手车库存销售。但优信并未披露其是否盈利,作为重资产模式的业务,优信的财务状况,决定该业务能支撑多久。根据最新财报,截至2020年9月30日,优信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2.19亿元。有业内人士分析,营收下滑、持续巨亏的同时,优信的现金流,有可能在下一季度告急。另外,该业务同样要直面瓜子二手车强大竞争对手。其区别是,瓜子保卖业务是从个人消费者处拿车,而优信二手车库存则要从B端车商处拿车,但车商是从个人收车后在转卖,这意味着优信很难获得比瓜子更低价的车源,利润空间又会被压缩。此外,优信近来试水的“代理人”也存在一定风险——今年5月,一份优信《全国购员工转代理人专属权益》的文件曝光,允许优信员工作为个人代理人加盟优信。这意味着优信已经从二手车交易向流量售卖转型,走上了人人车的老路。不过,这个业务目前已经有58同城、汽车之家、易车网等竞争对手。由于过度线上化,优信此前极度依赖车商,缺乏对于检测、过户等线下能力的建设,因此除了售卖流量之外,几乎无法对代理人提供其他支持,其面临的压力依旧不小。过去十年,是中国汽车行业迅猛发展的十年。在这十年间,无论是新车市场还是二手车市场都呈现出很好的发展态势,二手车电商也因此花了数百亿资金烧钱竞争。二手车电商过得都不好遗憾的是,由于行业信任体系、价格透明体系等迟迟未建立,不仅没有像其他互联网领域烧出一个巨头,而且无论是优信、瓜子,还是人人车、大搜车,任何一家二手车电商,都在2020年疫情这根“稻草”重压下过得相当艰难,加上资本捂住钱袋,裁员、裁撤业务、拆卖非主营业务、高管离职等风波成为主旋律,没有一家可以看到盈利希望。今年10月,被传卖给58同城的人人车的前途已不再明朗。优信二手车,又还能坚持多久呢?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人物流网 » 无底洞亏损,法人被限高,风雨飘摇优信二手车如何求生?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