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对大疆执着多年,至今无法解脱,真正原因令美军有苦说不出

大疆无人机在大疆短短十数年的兴起与发展的历程中,这个私人科技公司的老板,就从白手起家、名不见经传的学生,摇身一变,成为商界有头有脸、身家亿万的世界首个无人机富豪,而且年纪轻轻,端的是年少有为。他以深圳为起点,并朝着更广阔的市场缓缓铺开,似乎是以大疆北美分公司2011年成立为界,此后大疆在无人机创新方面的成果,逐渐显露出无可匹敌的用户好感度。2015年,大疆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消费级无人机公司,排名落后的无人机公司几乎都分不到任何一杯羹,而不得不得退出无人机市场。直到2017年,大疆无人机以一种近乎于无敌的姿态,出现在美国这片充满了科技挑战的市场之上,并凭借其无人机的强大拍摄功能,参与了多档节目的录制播出,并因此斩获了技术工程艾美奖。同样是在2017年,大疆开始供应中国边防警用无人机市场。次年,美国警用侦察无人机市场、消防部门救援无人机市场就被攻占,至今未能完全“解脱”,俨然一副“大疆重度依赖症患者”的架势。2019年3月,安德鲁斯基地保安部中队飞行员使用大疆无人机然而,在美国领地上如此叱咤风云的无人机,竟出自美国十二分警惕的“潜在敌手”中国,怎么可能不被注意到呢?于是2017年,美国陆军就宣布决定退回大疆无人机,然而不多时就增加了一条备案,称非对称战争小组提出的一项建议中提到,如果满足某些条件,那么将可以允许大疆无人机在美军中使用。非对称战争小组,是一个什么样的小组?这个小组,为美军提供全球作战信息支持,令美军在当前、新兴不对称威胁中,迅速做好准备。其主要任务是,指挥、侦查、协助、培训、资源整合等等。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类似于军师一样的组织,不仅上知天文,而且对于态势研究颇有心得。这个组织建议对大疆保留使用,更是对大疆性能的一种肯定,或许也因为这种声音的存在,让美军内部,即使面对美国领导者们的严令禁止时,也为大疆保留了一线余地,充分体现了对大疆多年的执着。大疆无人机,2016年3月3日,东京,示范飞行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从2017年至今,美军都未能将大疆从其内部、美国本土市场完全撤出,究竟是因为对大疆深沉的“爱”?还是因为美军“无机可用”了?以美军从最早宣布退机,到如今也已有3年有余的时间中的动向来说,竟然真的是后者,这个一度不可一世的科技大国,也会碰到“无机可用”的险境,造成这种险境的真正原因,还是在大疆身上。从当前的各路报道中看,大疆已经代表中国无人机赢得了前所未有的无人机市场地位,其地位之稳固,令美国即使想转向其他无人机供应商,都一时无从下手,因为市场份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积蓄而成的,要想立即手捏一个强得过大疆的无人机卖家,无异于一步登天的笑谈。而美军本身所经营的小精品市场,在价格美丽,技术抗打的宗旨之下,十分轻易就能扳过这一局。苦待无人机补给的美国陆军第18空降军所以,即使现在美军投入到市场争夺之中,也要花些时日,才能扭过这个弯来,否则它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人人都遇大疆而买之,遇到美国的军用无人机准备出售,就好像吃了天大的亏。不仅出口显得并不容易,美军内部已经把大疆无人机玩出花了,大疆就像润物细无声的水泽,出现在任何为人们提供便利的地方,而美军一时间“无机可用”,也只能承受亟待新无人机出现的苦,即使苦到说不出口。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人物流网 » 美军对大疆执着多年,至今无法解脱,真正原因令美军有苦说不出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