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化作战“三步曲”

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新一轮军事变革浪潮推动下,智能化作战强势迈上战争舞台,成为了世界大国竞相发展的军事制高点。正如信息化是建立在机械化的基础上发展而来,智能化则是建立在信息化的基础之上。一个战争形态的成熟阶段往往是下一个战争形态的萌芽阶段或初级阶段。智能作战是信息化战争发展到高级阶段的产物,同时又是对信息化作战的超越和颠覆,将沿着三个阶段快速发展。操控式无人平台主导的初级阶段智能化作战首先表现为无人自主作战,无人平台为运行智能操控软件奠定了基础。以操控式无人平台主导的智能化作战,是基于信息技术、材料科学、制造工艺和自动控制等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使越来越多的无人作战力量走上战场,打破了人体生理承受的极限,为灵活高效实施多样化任务提供了重要支撑。该阶段以人员后台操控为表现形式,人作为战争主导者,在作战指挥的回路中控制着无人化武器装备。在战场上,从与机器人混合编组到最终退居幕后,人控制的、具有较高自主能力的功能型机器人成为前锋。例如,2015年在攻占“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据守高地时,俄军首次使用2架无人机,操纵6部“平台—M”履带式战斗机器人和4部“暗语”轮式战斗机器人,共同编组成无人先遣突击群,发挥出了不怕牺牲、不可战胜的强大火力,使恐怖分子直接被震慑而放弃抵抗。未来,操控式无人平台甚至将取代前方的特种作战力量,能够潜入敌国腹地,以长期跟踪、远程监控、察打一体的方式,遂行“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定点猎杀任务,使未来攻击行动更加精准、致命。自主式机器群体主导的中级阶段智能算法的日渐成熟即将取代有人控制,为无人自主平台安装上“会思考”的大脑。在生物与电子技术的融合发展下,将实现空间上分散、时间上异步的相当规模的机器群体互联,并涌现出人类智能体以外的机器群体智能。特别是智能算法和量子计算等新一代科技的成熟,未来计算能力将呈现指数倍增,机器学习的能力也将大幅提升,且呈现出无限寿命加速自主学习现象,机器群体智能体将具有远远超越人类的超计算能力、超存储能力和超学习能力。目前,蜂群式无人机已具备了一定的信息交互和自主协同能力,可相互配合实施诱导打击,如电子干扰无人机诱导防空雷达开机后,再由反辐射无人机锁定并摧毁目标;当未探测到威胁时,也可自行安全返航,避免“资源浪费”。未来,无人机将具备集群战场态势感知和认知能力、协商并行决策能力,将实现完全自主集群作战。在软件算法方面,未来神经网络集群将具有超强自我进化和感知决策能力,实现“人在回路外”的作战循环,人退居幕后,通过维护和宏观管理机器群体智能体来参加战争。共生式人机化合主导的高级阶段人工智能或生物智能发展成熟乃至极限时,都单独难以维系支撑高级阶段的智能化战争,只有将两者相互融合、依存共生,才能达到最高境界。这一阶段人工智能突破并超越了信息化技术,走向更高级、更深远的发展方向,即与生物技术深入结合,形成生物智能化作战。通过脑机接口,不仅人类智能可以开发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也将开发人类智能,机器群体智能的成果可以开发人的大脑,将智慧贡献给人,人的学习能力也将得到巨大的进步。最终形式将可能是人类生物智能和人工智能的融合,互通有无、互化共生。人类“绝学”可以上传给机器群体智能,使其不断发展进化,人也可以从机器群体智能中“下载”各种“绝学”输入大脑。未来生命科学的巨大进步,将瓦解现有对抗式的医学体系,干细胞技术的进步使针对个体的修复医学成为主流,人类寿命大幅延长,生命机能大幅提高。人类得到了机器非生命体的加持与进化,战争的主体将有可能演变为半人半机器的结合体。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人物流网 » 智能化作战“三步曲”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