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杀人:新矛已利,盾将何求?

从年初伊朗名将苏莱曼尼遇到美军无人机定点射杀,到法赫里扎德被远程遥控机枪击中身亡,为什么如此定点清除行动总是针对伊朗?当然,在今年世界各地所发生的局部战争中,无论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的冲突,还是在并未完全平息的叙利亚战事中,都出现了各种无人机杀人的局面。有评论认为,战争形态已经出现重大变化,在无人机担负射杀的表象后面,是卫星导航网络、密级程度更高更快的通信指挥系统在发生着作用。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新矛已利,盾将何求?刺杀手段有别刚遭到枪击的时候,法赫里扎德也许以为车子出现故障或者撞车了——毕竟这是行驶在阿伯萨德地区,是伊朗境内,靠近首都的地方,能出什么大事呢?法赫里扎德显然大意了,他开门下车,可能想去检查一下车况。此时此刻,一梭子弹打来,法赫里扎德连中数枪——法尔斯通讯社最初的报道称,他被射中三枪;12月4日,在伊朗媒体播出的一段视频中,法赫里扎德的儿子们表示,父亲当天中了4到5枪。法赫里扎德的保镖飞身过来挡子弹,也中弹倒地。而没有走出车门的法赫里扎德之妻,毫发无伤。片刻之后,距离法赫里扎德150米之外的一辆尼桑车自行爆炸——原来,之前的子弹是从这里射出。中弹的核科学家被送往德黑兰一所医院,终究不治身亡。11月30日,在法赫里扎德的葬礼上,伊朗国家最高安全委员会秘书阿里·沙姆哈尼表示,伊朗的敌人20年来一直在寻找机会刺杀法赫里扎德。伊朗情报部门袭击前已收到法赫里扎德近日将成为袭击目标的信息,但敌人使用了全新的、专业的手段,暗杀过程非常复杂,暗杀行动通过电子设备进行,袭击过程没有武装人员在现场。法赫里扎德被杀,与今年1月3日被刺身亡的伊朗少将苏莱曼尼相比,有几点异同。首先,苏莱曼尼被杀的地点是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国际机场,而法赫里扎德被杀的地点是在靠近伊朗首都德黑兰的阿伯萨德地区。对于伊朗来说,巴格达是外国,且有伊拉克政府军、美军、库尔德武装,以及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人民动员组织”。如此复杂的局面下,作为“圣城旅”的最高指挥官,苏莱曼尼前往巴格达,可能各方都掌握了信息量不同的情报。而法赫里扎德之遇刺,地点在伊朗本国境内,且是在靠近首都德黑兰的区域。如果在这个地方都会被无人武器刺杀身亡,确实显示了伊朗的对手对其国家安全有致命挑战。其次,苏莱曼尼是被无人机发射的“地狱火”导弹击中身亡的,而法赫里扎德遭遇的是机枪。可以对比下无人机杀人和遥控机枪杀人的区别。美军无人机射杀苏莱曼尼的行动,“地狱火”导弹直接摧毁苏莱曼尼车队,直接杀死8人,其中包括“人民动员组织”副指挥官穆罕迪斯将军。在伊朗方面宣称法赫里扎德遭遇遥控武器射杀后,笔者注意到,国际上对此说法,是有争议的。有一些专家认为,如此行事,“难度太大,技术不成熟,事实不可信,完全是杜撰”。甚至有人宁愿相信是一堆以色列和伊朗本地的枪手围着法赫里扎德的防弹汽车打了一通乱枪,打死了这位核物理专家。军事专家宋忠平并不认可此等评论。他说:“问题是既然是防弹车,法赫里扎德怎么能被乱枪打死呢?为什么法赫里扎德的座驾也原地不动等着挨打,法赫里扎德的其他安保人员第一时间都被打死了?这简直不可思议。”在宋忠平看来,法赫里扎德大概率还是被遥控机枪打死的。“这并不是一种新技术,早已有之。”宋忠平说,“早在2010年,韩国军队就在朝鲜半岛非军事区韩方一侧,试验部署配备机关枪的机器人哨兵。这种机器人哨兵型号为“SGR-1”,可用于探察、警告进入非军事区韩方一侧的人或物体,并予以压制性火力打击。机器人哨兵配有红外探测器和音视频通信系统,能够即时探察潜在威胁并向指挥中心控制人员报告。控制人员如果无法通过机器人的音视频通信系统确认对方身份,可以下令机器人使用机关枪或40毫米口径榴弹自动发射器向进入者开火。”与韩国装备的机器人哨兵相比,在宋忠平看来,这次暗杀法赫里扎德的行动,是全球最牛的两大情报组织合作的产物,除了情报准确以外,未必会使用特别先进的武器,甚至无需机器人哨兵,仅使用早已技术成熟的遥控机枪即能达到目的。再次,苏莱曼尼被杀时,“死神”无人机一看便知是美军的装备,美国也第一时间承认是美军干掉了苏莱曼尼。而刺杀法赫里扎德时之所以没有采用无人机,在宋忠平看来,也是因为如此一来,杀人者可以逃避责任。避免被发现谁是真凶。从尼桑车自爆,也可以看出,这种暗杀手段,有点恐怖袭击的意思。“避免车内人员‘露脸’涉险,遥控武器站多采用有线传输方式传输,确保抗干扰能力、可靠性、安全性。遥控机枪则是一种安装在支架上、可以遥控射击的机枪。这种无人武器可以在战斗前被固定安装好,并具备简易火控系统,遥控机枪的操作员可以在很遥远的地方用无线方式控制机枪,瞄准要打击的目标,精准度极高,杀伤力很强。”宋忠平说。从哪里遥控也是一大焦点。伊朗方面称,暗杀法赫里扎德的方式,是通过卫星通信遥控指挥尼桑车。“其实卫星通信是无线通信的一种,美军和以色列早就利用美军大量高速高频带军事通信卫星打造战场数据链,美军可以用卫星通信解决高速无人机千里击杀目标的任务,对于这类地面慢速目标的远程打击就更是不在话下了。”宋忠平分析道。总体来说,比较刺杀苏莱曼尼的方式和刺杀法赫里扎德的方式,可以看出,刺杀方为了达到不同的目的,选用了不同的武器系统。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人物流网 » 无人机杀人:新矛已利,盾将何求?
分享到: 更多 (0)